哎呀虽然已经冬天了却还在这里看游泳哈哈哈,这就是所谓的不合时宜吧。

最近重温了一下《碧蓝之海》,实在是一部我十分喜爱的作品,不由得会回想起当初追剧的那段时光,当时应该是高二吧,也是看着屏幕捧腹大笑哈哈哈。

不过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开头时伊织被邀请进入潜水部的那一段:

碧蓝之海

对潜水有兴趣吗?

有啊

是吗?

但我不打算去潜水

为什么 不想去尝试一下吗?

因为我不会游泳

这么说 你不擅长语文吧

突然这是什么意思啊?

因为我是在问你想不想 你却在回答我能不能

但是要在海里潜水 不会游泳......

那种事情随便一下子就会了

怎么可能随便一下子就会

要是一开始只选择自己能做到的事情 你就永远无法前进重要的是你是否有兴趣去做吧

这句话啊,非常的实在,非常精准的囊括了我的初高中生活,啊不对,应该是作为反面教材。一直在做自己能做的事情,而对自己不擅长的事情恐避之而不及。然而听到这句台词的时候为时已晚了,一成不变的日常伴随着升学压力,已经将我所剩无几的热情消耗殆尽。现在想来当时真的是浑浑噩噩地度过的啊,但是即便如此,我也是有一点点可以吹耀的丰功伟绩的。

我们高中有着几个巨头社团,分别是晨曦报社(每隔一个月左右会印刷一份报纸在全校免费发放),旭日文学(每隔两个月左右会在全校内收集好的文章与插画,文章一部分是来自考试中的作文,一部分是自己的随意创作,会整理成期刊印刷,全校发放),广播台(掌管着每日饭后的播放权),猜猜我在哪个社团里面?

不巧,我不在以上社团哈哈,我一开始是没有加入任何社团的,直到有一天中午午休的时候被同学拉去礼堂开会凑人数,然后就顺势加入了绿色家园保护协会(简称绿协)。我去礼堂一看,好家伙,这才几个人,已经接近倒闭了吧。定睛一看,卧槽,我同学就是社长,怪不得把我拉过来凑人数。

于是绿协就靠着那10几个人勉强撑住了,得亏当时我们的班主任对于我们参加社团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成绩比较好,每周都往礼堂跑去开会,他看到了也没说什么。虽说是去开会,当时也没有什么内容可以开的,一般都是去划划水然后看那两对情侣在那里腻歪。于是就这样到了高二。

我们是第一批小白鼠新高考改革的,所以会在高二进行一次选课分班,由于所选班级不同,所以之前的同学大多不在同一个班级了。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换了班就意味着,我中午出去开会得看老班的脸色了。不过虽说我换了班级,但是我的班主任没变,所以中午照常溜出教师。但是我的朋友就没有我这么幸运了,他们纷纷被名为老班的老虎拦了下来,这一下子来开会的人就更少了。当然,面临这个窘境的不仅仅是我们,所有社团都陷入困境中。

升到了高二,在这个节骨眼上,自然要想办法开始招新了,否则这个社团真得夭折在我们手里。一天的晚辅导,同学(社长)把我们都叫了出来,一些社员趁老班不在也溜了出来,于是我们就分了三批人进行扫楼(挨个教室扫荡楼层)。我跟着我同学,看他在讲台上唾沫横飞的激情演讲,然后无情地被进门的老班打断,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我们只得放弃这个班级,转战其他班,不得不说的是我同学口才确实好,站上台却不怯场,还能说的头头是道。

当然,这次扫楼很成功,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礼堂招新会场,来面试的人数是所有社团中最多的!强不强哈哈哈。哇当时就是那种爽文里面的废柴男主一夜翻身的感觉。哎呀这好像也不是我的功劳哈哈,不过客官既然都看到这里了就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啦

哦对对,说一说那三大巨头,广播台因为学校回收了广播权导致直接一落千丈,晨曦和旭日也只有偶尔发个报纸期刊露露脸,所以我们绿协成功篡位成为第一。当然,诺大一个社团,当然是要整点活动的。人要是没活了,那不就是死了么。

其中两场比较大的活动是手工作品收集展示&高考寄语。嘛,至少每举办一次活动都要扫楼这是肯定的。手工就是去各个班级收集他们的手工作品,然后放置食堂门口(人流量最大)给予展示,这个好像是没什么好讲的,就,普普通通?我主要发挥作用的是在我参加的最后一场大型活动中。我们学校作为高考考场,是需要清出教室作为考试场地的,所以我们的活动目的就是收集童鞋们对高考生的寄语粘贴至展示板上,在高考那几天放于食堂门口展示。

收集粘贴完便利贴,等待最后离校的时候把展示板放到食堂门口就OK了。展示板是放在体育馆上方的一个房间里面的,只有侧边的楼梯能够上去。不巧的是,不知道是谁把侧边楼梯的入口上了锁。我和社长在楼梯口前面面相觑,在这个马上就要离校的节骨眼上,他去找指导老师,而我去找了门卫。天无绝人之路,门卫那里有钥匙!(我现在就怀疑是不是门卫大叔锁上的)顺顺利利将展示板带到了食堂门口,我们的任务就完成咯。

于是时间来到了高三,面临着学业压力,我们基本都隐退了,同学也将社长之位交给了年轻人打理。平平无奇的高三,不断重复着刷题与复习的日常,高中的最后的一个夏天,充斥着枯燥与无聊,就这么草草结束了。

但是,坂本已经毕业,他们的故事已经结束了,但是我们的生活尚未停止。我可以再问一次樱花下落的速度是多少,回顾校园四霸大展身手,吃着擅长捉弄人的高木同学发的狗粮,体验one room我就是男主的新奇视角。

却没办法Relife到在被窝追剧的那些年,深夜忍住笑意在床上打滚,亦或是揉一揉忍不住落泪的眼睛

Just Because
泉瑛太

那些想要传达的东西,

那些不得不传达的事情,

我总是会错误地觉得什么时候都可以做,

所以就会一边想着还不要紧然后任由时间流逝。


陕ICP备2022011813 | 由又拍云提供CDN加速

十年之约